四川泸州“流水席”中毒致4死事件亲历者:丈夫喝了2到3两已昏迷多日

四川泸州“流水席”中毒致4死事件亲历者:丈夫喝了2到3两已昏迷多日

3月21日,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丰乐镇石通村发生一起甲醇中毒事件,流水席厨师所带醇基燃料被误当作白酒给客人饮用,导致4人死亡,另有13人在医院接受观察治疗。25日,参加酒席的陈女士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自己当日参与帮厨,因为下雨厨师为了安全才把燃料放在屋里,没想到却被误当白酒。陈女士说,丈夫当日共喝了2两左右白酒,第二天早起身体出现不适,后在送医途中昏迷,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抢救,医生表示即使抢救过来仍可能双目失明。

参加宴席者称当日下大雨 厨师为安全才把燃料放室内

陈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,她和丈夫都是丰乐镇沙坪村人,与这次办酒的石通村张某并无亲戚关系。张某为其母亲办丧事时,他们按照当地习俗来帮忙,丈夫聂某帮忙收账,她则帮厨。陈女士介绍,张某家兄弟4人,这次为其母办丧事一共请了17桌,在当地属于规模较小的丧事,且21日办席当天宾客并没有坐满。

据纳溪区融媒体中心25日通报,3月21日,张某在丰乐镇石通村五社其弟家为其母亲办理丧事,聘请罗某(男,46岁,丰乐镇人)操办“流水席”。3月20日18时许,罗某在丰乐镇购买了五桶醇基燃料,运至张某其弟家厨房中存放,作为燃料备用,未安排人员看管。3月21日午餐前,邻居王某(男,43岁,丰乐镇人)和梁某(男,34岁,丰乐镇人)在张某其弟家厨房中,把存放的醇基燃料误认为是食用白酒,装入容量为10斤和5斤的白色塑料酒壶,中午和晚上分别提供给客人饮用,致使部分食用者甲醇中毒。

陈女士说,3月21日当地下起大雨,为了安全,罗某将所带的五桶醇基燃料放在了屋里,“平常都是放在外面,但那天下大雨才放在屋里。”陈女士说,她当天负责帮厨非常忙,按理说燃料和酒的外包装应该不同,她也不清楚为什么燃料会被当作白酒放进酒壶。

厨师一场酒席收入几百元 平时靠务农为生

据纳溪区融媒体中心通报,厨师罗某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一位熟悉罗某的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,罗某是乡厨,为人老实,平常附近村镇谁家要办席都会找他。据这位村民介绍,村里办流水席,主家会给厨师一桌60元到80元不等,但因为帮忙的人很多,大家一起分这个钱,到厨师手里并不会剩很多。

陈女士介绍,罗某自己身体不太好,家里还有三个孩子,其中两个孩子还在读书,经济条件比较差。“这种宴席一般一场他能挣五六百元,但宴席并不常有,有时候好几个月也没有,他就靠务农为生。”

丈夫出事后,陈女士经常以泪洗面。她告诉北青报记者,她和丈夫育有一子去年刚刚结婚,孙子才100多天,儿子经济压力很重,而丈夫现在在重症监护室一天的费用就要一万元多元,“我们前期只交了5000元,现在医院虽然还没催我们,但是也不知道这些费用要怎么办,厨师罗某家里经济情况也不好,他肯定赔不起。”

一中毒者喝二两后昏迷多日仍在重症监护室抢救 妻子称或双目失明

陈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,丈夫当日一共喝了2到3两白酒,以他的酒量来说并不算多,自己则不会喝酒当日没有饮酒。“我那天一直劝他说少喝点少喝点,还要给别人帮忙记账,不能耽误事。”陈女士说,当天吃完饭后她和丈夫回家,当时丈夫一切正常还在和她说话。

3月22日早不到8点,丈夫起床后说自己双眼视力模糊,有点心慌,“我当时以为他高血压犯了,还没重视。”到了下午4点左右,陈女士的丈夫感觉情况越来越严重,让妻子赶紧带她去医院,结果到了当地卫生院情况严重医生不能接收,又赶紧将丈夫送往县医院。“他在县医院就已经休克了,医生抢救了几十分钟给抢救了过来,但人已经昏迷了,然后又送到泸州市的医院,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抢救。”

陈女士,自22日下午丈夫昏迷后就再没有醒来。泸州的医生告诉陈女士,聂先生脑部因中毒受损严重,已经有积水了,即使能抢救过来也可能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,或双目失明。提到丈夫,陈女士难掩悲伤,“他下个月才满50岁,如果双目失明后半辈子可怎么过。”

当地通报称,此事共造成4人死亡,另有13人在医院接受观察治疗,暂无生命危险。陈女士了解到,死亡的4个人中有3人是主家张某的邻居,其中包括一对父子,另一人为沙坪村村民。

(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月朦)

更多内容,请关注Qnews

【版权声明】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【北青Qnews】所有,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,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